VR开发先驱者:很高兴VR技术井喷式的发展

No Comments 未分类

  想要学习如何用VR(增强现实)来联通人类大脑的人,最终一般都会来拜访一下位于斯坦福大学的虚拟人机交互实验室的主任,Jeremy Bailenson。

  Bailenson 在他2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接待了来自国家首脑、美国军方,以及来自美国航天局等部门的访客。但是最近,他发现他所在的VR实验室的相关技术,相比于来自Oculus VR/Samsung/Google/Valve/Sony/Microsoft等科技公司研发的,能够供大众娱乐的头戴式虚拟现实设备显得有些落后。

  这些不断的涌入研发消费类VR的科技公司并没有来拜访Bailenson 。相反,Bailenson 反而很高兴VR技术井喷式的发展,即便是他的实验室也采用Oculus公司价值350刀的Rift DK2 头戴式设备 替换了原先实验室所使用的价值4w刀的老设备。Bailenson一直潜心于研究如何提高人对虚拟实境技术的现实体验度,以便该技术能够对人产生相应的心理影响。这种基础类研究最终将会转变为教育、医疗、工作培训、甚至情感训练等方面的产品。Bailenson 最近谈论了他的实验室的研究、并为上周在纽约开展的Tribeca电影节上布置了相关的VR展示。

  Bailenson 说,我的实验室正变得很一般,从硬件角度看(我们并没有开发相关的硬件设备),我们在过去的20多年中所研究的东西,如今依然会让我和我的实验室显得比较特殊。

  斯坦福大学的实验室已经研究了很多关于如何提升虚拟现实体验感的技术。2001年时,在华盛顿特区的联邦司法中心一场有600多名法官和律师参与的会议上,Bailenson让法官们通过他的设备体验了“在从横跨深渊的10米木板上通过”的虚拟现实体验。一名法官在在“行走”到一半的时候失去平衡,跌落深渊。现实中,这名法官“弯曲”了45°,并试图抓住虚拟设备的平台,以掌握平衡。Bailenson 立即做出反应,切断了设备的连接,这名法官才避免装到桌子上。

  Bailenson 和他的同事发现,仅有1/3的VR使用者会尝试越过木板通过深渊,还有很小一部分会选择走入深渊中。在我的演示中,我走下了木板,跌入了深渊,然后“死亡”,这导致了现实中我身体短暂的失去平衡,大脑试图调整我的感知系统,营造出下降的感受(白日梦不远了)。这种体验感说明,虚拟现实的身历其境的能力来自于身体所对应的运动,身体一旦与虚拟世界同步,将营造出与现实一样的感受。

  “你看到这些图像,他们虽然不赖,但甚至比不上游戏公司的水平。即便这样,我们在上面行走时,也很少会走下木板。因为我们的身体会以高频、准确、快速的通过周围的空间环境来调整自身的运动!”

  VR走进切尔诺贝利的禁区 感受核危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